首頁 > 娛樂 > 娛評 > 正文

電影 《1917》:應該就是今年的奧斯卡最佳了!

還有不到一周時間,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禮就要如期舉行了,今年的奧斯卡極具份量,入圍的幾部影片質量極高,并且各有各的好法。

本來在全世界的大多數媒體和影評人心中,《愛爾蘭人》和《婚姻故事》是呼聲最高的兩部電影,極有可能拿下今年的奧斯卡最佳,但是前段時間第77屆金球獎爆冷出單,《1917》后來者居上,打敗了一眾實力派對手,拿下了劇情類最佳影片。

金球獎素有“奧斯卡的風向標”之稱,再加上《1917》確實十分出色搶眼,所以好多媒體和影評人,現在比較看好這部電影最終問鼎奧斯卡,小編作為一位常年關注電影的普通觀眾,從自己不多的電影經驗來看,可以不負責任地預測一把,《1917》應該是能夠拿下今年的奧斯卡。

《1917》作為一部電影,把電影技術和電影藝術做到了完美的融合,是人類電影工業的最高體現,其看似單薄卻又充滿意趣的劇情,表現出了看似不太宏大卻又十分厚重的主題,屬實是難得一見的電影佳作。

這部電影猛然一看,最讓人值得稱道的是其一鏡到底的長鏡頭,一部以一戰為背景的戰爭電影,一部時長109分鐘的戰爭電影,想要實現一鏡到底想想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。

世上的事,不去嘗試,又怎知做不做得到呢?

《1917》的攝制團隊做到了,薩姆•門德斯帶領的攝制團隊做到了。

其實《1917》的故事非常簡單,一句話就能概括,一戰時期的法國戰場,有兩個英國兵要在24小時之內穿過德國人占領的陣地和小鎮,去給友軍傳達一項停止進攻的命令。

這樣的劇情,造成了影片的時間和現實的時間存在著一致性,所以本片的導演薩姆•門德斯一開始就想到長鏡頭的拍攝方式。

說起一鏡到底的電影,在世界影史上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了,遠有希區柯克的《奪魂索》,近有岡薩雷斯的《鳥人》。其實這些電影,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一鏡到底,而是利用隱形剪輯技術將幾個十幾分鐘的長鏡頭串聯了起來。

《1917》中,至少存在著20處以上的隱形剪輯,有的利用的是短暫的黑屏,有的利用的是鏡頭的一晃而過,還有的利用的是更加現代的CG技術。

有好多影迷在觀看這部電影時,饒有興致地在找隱形剪輯點,但是由于薩姆•門德斯的團隊實在把影片打磨得過于精致,有些剪輯點還是肉眼難以分辨。

一鏡到底并不意味著,鏡頭的枯燥無味,相反在藝高者手中,反而玩出了新花樣。

《1917》中,薩姆•門德斯藝高人膽大,在運動長鏡頭的加持之下,依然完成了高超的場面調度,攝影機跟隨主角的變化移動,讓電影畫面有了游戲的質感,給觀眾帶來了沉侵式的觀影體驗。

而且由于劇情上的時間變化,主人公從白天到夜晚,這對攝影機來說是巨大的挑戰,又要完成長鏡頭,又要呈現出觀影美學,這拍攝難度可想而知,結果是人家做到了。

好多觀眾和影評人覺得這部電影是形式大于內容,技術上的東西壓倒了劇情上的東西。其實不然,本片的故事雖然簡單,但是其內容和細節處處扎實有料,看起來依然充滿了趣味性。

本片的一句話故事,依然能夠分為四個部分,剛開始是兩位主人公穿越德軍撤退之后的前線陣地,隨后是戰友的在農場后院的遇難,其次是主人公獨自一人穿越德軍占領的小鎮,最后是主人公漂流河上,穿越森林,找到友軍,完成使命。

在這一系列的過程中,影片的又展現出了許多具有深意的細節,比如穿越德軍前線時遇到了大量的死尸,還有農場后院被德軍砍掉的櫻花樹根部依然盛開著櫻花,以及小鎮上的法國女人和河中漂流時水面上散落的櫻花花瓣……

這些有力的細節,以及配合著它們的光影配樂,最后都服務于本片的主題,那就是影片主人公舍生忘死的個人英雄主義。

影片中有一句臺詞,讓人印象深刻,那就是“戰爭什么時候結束,只有士兵們倒下,戰爭才會結束。”

我們把這句臺詞,引申到我們每一個平凡的個人身上。生活什么時候結束,只有生命停止呼吸,生活才會結束。

武漢加油!疫情中的人們加油!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天水 無塵 電影 大愛
0